地矿文化
文学创作首页> 地矿文化> 文学创作> 正文

袁赣湘长篇连载小说之八十五:《他的绰号叫狗屎》

时间:2019-09-27 来源:赣南队 浏览:73 责任编辑:钟平

袁赣湘

六个班长到位后,孙子良的项目部活了起来。刚开始,有的老职工心里很不服气。他们说我们都当了30年的钻工,钻探技术连一个农民工都不如?

孙子良说:“你们也不要服不服的,过一个月看进尺数如何?”

几名老职工想想说:“也对,孙经理,我们看你的面子,配合他的工作,但‘骑驴看财本,走着瞧’。”

一个月下来,平均每台钻机的进尺数增加了近200米,这等于每名职工的口袋明显地鼓起来很多。在事实面前一些老职工的面子才放了下来,他们说,真是不比不知道,一比吓一跳,我们的技术真正过时了,不学习还真是赶不上农民工。但是这个社会又有谁能跟装进口袋里的钱过不去?

孙子良分别给李得利和冯达实打电话,把发生在他项目部的事向他作了汇报。

冯达实说:“孙经理,你项目部的职工知道了差距,也承认了差距就是件好事,说明你们的职工心里服气了,但你要多引导,要把这种正能量放在项目上,尽快完成项目的施工。”

李得利说:“孙经理,你可要正确把握,正确引导,不能让老员工有心里压力,更不能让他们觉得没有面子,可能过去他们用绳索取芯用得少,不能证明他们的技术水平差,最主要的目的是让大家学会这项技术,这样大家就会从中受益的。”

孙子良说:“这方面你们放心,我们公司的钻探技术就是过硬,跟他们不在一个挡次上。通过这件事,这些挂靠实体的职工真是心服口服了。”

 

进入了八月份,李得利给冯达实打电话说,我这里的三个项目施工都比较顺利,最快完成任务的有可能孙子良的公司,他的项目三台钻机,平均每台完成四个钻孔,共任务是5500米钻探工作量。

刘亮的项目是4800多米,他的项目上了两台钻机,平均每台钻机要施工五个钻孔,他的项目要到九月下旬或十月初。

李得利的项目有超过一万米钻探工作量,想像中他的项目任务最重,难度也大。他及时跟冯达实汇报说,一是要调孙子良项目的一台钻机过来,二是马上要从康南调一台钻机过来,否则,他的项目总部的无法完成这个项目。

冯达实想了想说,我同意。我马上叫朱江涛带一台钻机过去,你尽快安排好他的钻孔孔位,力争让他的钻机施工三个钻孔。另外,若要调孙子良项目的钻机,你尽快安排,任务是两个钻孔,否则你这个项目真是有困难。

 

冯达实刚放下电话,朱江华跑过来说,她发现一个钻探项目在招标,问他我们要不要去投标。

冯达实认真地看了一下招标信息后马上说,我们不但要去投标,而且一定要拿下这个项目。

“你这么自信啊?”

“这是自信不自信的问题,而是我的面子问题。你还记得曾繁世这个人吗?”

“记得啊?”

“这个龙潭矿区就是在他的家乡。还有刘亮、张二苟等一批农民工都是那里的人。哪个矿区是萤石矿,最开始就是我去施工的。甲方现在要开采了,就要进行勘探施工,你说我能不去投标吗?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“这个项目招投标的事你对谁也不要说,全当不知道。我自有办法。”

“好,我看你的。”

 

冯达实经过反复权衡之后,把吴晓和李玲请了过来。“你们两个离开公司的时候都说了,有困难就找你们。现在我真的遇到困难了,就是公司在招投标方面的人才还没有培养出来。这个标我是一定要接的,你们两个再帮我一把。它不但关系到我个人的面子,也关系到新锐公司的形象,所以你们两个无条件要把这次投标的事帮公司做好做实,我一定要中标。”

“冯经理,你的口气真大啊?你是一定要中标?”李玲在说话。

“对,我一定要中标。因为当初这个龙潭矿区就是我去施工的,为了这个项目,我一个人同开武馆的四个人打架,我还打赢了,那个地方说起来也是我的福地,所以这个项目我是一定想要中标的。”

“这么说来,那里一定有你一段辉煌的历史吧,说说看,我们该如何帮你?”李玲说话。

吴晓说:“说明你在那个地方有一定的优势,依我看,我们应当这样做。一是先把各种舆论造出去,让我们公司的影响力、信誉和实力给甲方造成一定压力;二是主动把我们队伍的优势亮出来;三是调动一下刘亮、张二苟和这批农民工的气势,让甲方不敢小视我们;四是给当时随地钻机编录的地质技术员打个招呼,让他从中说一些话。在标书上,我们也把这方面的优势做足,在钻探单价上我们略报低一点。分这几步走你看如何?”

“对,我看也可以和曾繁世联系一下,让他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“就是别人说的那个地痞?”

“是他。”

“但要注意,别把好事办成了坏事。”吴晓担心地说。

“我心里有分寸。”冯达实自信地说。

 

标书做好后,冯达实让李得利的儿子开车送朱江华去送标书,并吩咐她一定要带上礼品,去曾繁世家里看望曾爸爸和曾妈妈,但千万不能流露出她们是去送标书的事。朱江华做到了。

朱江华去了曾家。当知道冯经理的爱人来村里后,这一回朱江华就脱不开身了,个个农民工家里的女人都来拉朱江华,说要到她们家里去坐一坐,一定要留下来吃午饭。

曾爸爸、曾妈妈知道后,坚决不让。他说冯经理的爱人是来我们家的,这餐饭也一定要到我家吃。

这几年,曾繁世为了儿子读书和女儿上幼儿园,他已经把他的小家搬进康南市了,曾爸爸、曾妈妈还留在农村。曾妈妈马上给曾繁世打了一个电话,曾繁世跟妈妈说,他现在赶不回来,但一定要冯经理的爱人在家吃餐饭……

曾妈妈来着朱江华的手说:“冯经理是我们家的救命菩萨,是他叫繁世去大城市看病,也是他不让繁世开武馆,叫他去学了开挖机。当年,我们俩老都不敢想这些后果,村民也看不起我们,我们的眼泪都快流干了。现在好了,他们生了一儿一女,孙子长得蛮漂亮的,小孙女嘴巴甜,我们也很喜欢……”她高兴地说:“现在我们这个村子,房子做得最漂亮的人家,就是到冯机长那里去打工的人,听说他们一年收入有十几万,一年就可以盖一栋大房子。当年那个叫刘亮的人,算是村里最苦的人家,现在他家盖的房子最大,还在康南市里买了房子,把儿子女儿都迁去了。说他现在都当上经理了,村民都羡慕得不得了。过年过节经常有一些后生的亲戚来托我们,想到冯机长那里打工,学技术……”

曾爸爸说:“……现在农村到处都是打麻将的,听说有的人打起来两三天都休息。我听说工人到了冯机长的公司就不允许打麻将,发现了就开除。这条规矩定得好,你转告冯机长,这条规矩要坚持下去,人缺少了正气,单位缺少了灵魂是不行的。

“曾师傅现在的产业在什么地方?”朱江华关心地问曾妈妈。

“听他说,他现在和别人合伙都买了八台挖机,有两台在附近给村民挖地基,有三台在康南市里,其他地方还有两台。”

“曾妈妈,曾师傅的产业做得这么大,我都羡慕了。”

说起朱江华的儿子冯琦在北京科技大学读研究生,曾爸爸非常高兴。他说:“冯琦小时候我觉得他就特别聪明,将来这个孩子一定有出息。你公公是位老英雄,是你们教育得好,好人是有好报的……”

 

好几位老公在公司做事的媳妇,硬在拉朱江华到她们家去坐一下,朱江华没有办法,只好前去小坐了一会。有的人还拉着儿子和亲戚前来,提出来想到冯机长的公司去上班……

朱江华要走的时候,汽车里面早已放满了活鸡活鸭和土鸡蛋,弄得朱江华都没有办法。

刚要走时,刘亮的妈妈提了几只鸡鸭和一篮子鸡蛋急切地赶了过来,她固执地一定要朱江华收下。她的眼睛流着眼泪说:“……要不是你家冯机长,我这个家早就散了……”原来,刘亮在曾繁世的武馆任拳师,小夫妻因为经济收入的事,吵过无数次嘴,老婆骂他不学好,跟着别人当流氓,她好几次回娘家后就不想回来了。最后,老婆给他下通牒,不离开武馆就坚决离婚。冯达实把刘亮招到了钻机上,第一个月就发给他1500元工资,有了这个收入后,他老婆留了下来。她家在村里盖了一栋大房子。他爸爸生了一场大病,花了一万多块钱才治好。前几年,刘亮一家为了儿子女儿读书,在康南市里买了房子。后来冯经理又安排刘亮去北京学习,还当上了机长,现在又当了经理。过去她想都不敢想,让很多村民都羡慕……她从心里感激冯达实。

朱江华含着泪水离开了龙潭。

冯达实听了朱江华的叙述后,对她说,这些事你一定不能说出去,也给李得利的儿子打一个招呼,要守住机密。